归州

我在森林里舞蹈,赤脚踩在泥泞的枯枝败叶上,我亲吻过每一个精灵,我环抱过每一刻棵树木,我向着最年长的树木朝拜,我赤脚迎接每一次朝阳,我与森林共生共存,共同呼吸,一同沐浴在每一寸阳光,迎接每一场日落,在繁星下一同陷入沉睡。我生于此,长于此,也将毁灭与此


难道生命的意义不在于诗情,文字,艺术,自然和爱吗?与我而言,生命在于笔纸间,在于文字间,在于朝阳和晚霞之间,在每一次发自肺腑的笑里,更在我对于美术的爱里燃烧着。那能让我平静下来。

我在色彩间游走,时而停下细细摸索,时而踮起脚尖起舞。我旋转,跳跃,肆意地伸展四肢,跳着只属于我的舞蹈。温软的颜料沾满我的手指、面颊,我含情脉脉地注视它,我抚摸它像抚摸我的灵魂。我笑着,跳着,乐此不疲。

全世界的雨打到我 .